此外,在安全层面,除了美国主导的以竞争为主的格局外,还存在着区域大国合作应对地区安全威胁及核扩散威胁的亚格局,主要体现在朝核六方会谈上。从这个意义说,在安全上也是个复合格局。

域内大国战略。在东亚,地区格局的变化主要基于中美俄日等大国间的相互关系以及力量对比。因此,对上述域内大国的国家定位、地区战略利益以及基本地区政策进行分析,有助于更好地了解东亚区域格局的发展态势以及在此基础上更好地推动地区稳定繁荣与一体化事业的发展。

中国。伴随着中国崛起,中国对东亚格局的塑造能力会不断提升。2013年10月,国家主席习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指出,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亚太⑧,亚太的繁荣也离不开中国。⑨中国天然地处于东亚的中心,该地区集中汇集了中国政治、经济以及安全利益,是中国发展最重要的舞台。⑩伴随着综合国力的提升以及对国家利益认识的不断深化,中国正在形成基于共同利益的地区战略,以地区国家共同利益为导向推进地区建设性合作。

首先,我国落实周边外交的基本方针,突出体现“亲、诚、惠、容”的理念。本着互惠互利的原则推进东亚战略,编织与地区国家更加紧密的共同利益网络,使得东亚国家既得益于我国的发展,我国也能从地区的共同发展中获得裨益与助力。其次,坚定维护地区的和平稳定,树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意识。发挥上海合作组织、亚洲相互协作与信任措施会议(亚信会议)等机制为促进地区共同发展所提供的安全保障的作用;加强地区在安全领域的合作,倡导综合安全、共同安全、合作安全。第三,大力促进地区的发展繁荣。通过共同建设“一带一路”,加快同周边国家的互联互通建设;通过建设亚洲基础设施投资开发银行,积极搭建地区性融资平台。

美国。冷战结束以来,作为当今世界体系的霸权国与最大受益者,历届美国政府都将“维护霸权领导地位”⑪、“抑制其他国家试图挑战或谋求霸权的倾向”⑫视为最主要的国家利益和全球战略目标。作为美国全球战略一部分的东亚战略,自然要服从于美国全球战略,并与之相互协调。面对以两极对抗为主要特征的地区格局终结后东亚呈现出的强劲发展势头以及渐趋形成的以中国为中心的经济一体化格局,为防止美国被排除在这一进程之外,更重要的是出于维护美国在东亚的现实利益与主导权,奥巴马政府上台后启动了美国战略重心东移的进程,推进“重返亚太”“再平衡”战略。

由于美国霸权是以其在政治、经济以及安全领域的实力以及优势地位为基础的,因此美国巩固与加强其在东亚的领导地位也是围绕着三个方面展开,逐渐形成了“三位一体”的东亚战略构架。⑬在安全问题上,美国一方面加强与地区传统盟友的关系,保持在东亚的一定规模的军事存在,巩固既有的“轴辐”式地区安全结构;另一方面通过扩展与东盟国家的安全合作,以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开展多层级军事外交活动等方式,加强与地区非盟国的军事合作关系。在经贸问题上,突出表现为美国对“二十一世纪高标准”多边自由贸易协定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的推动,参与东亚经济合作,并试图重新主导地区经济整合进程。在政治与意识形态问题上,积极推行“民主价值观外交”,试图打着“自由”“民主”的旗号来打压和孤立中国。可以预见,美国介入亚太安全与发展事务,试图主导区域格局演进方向的努力不会减弱,但是鉴于其综合实力相对下降,特别是欧洲事务和中东事务的牵制,美国塑造东亚格局的能力趋于下降。

俄罗斯。目前,俄罗斯国家经济社会转型已经基本完成,但由于受困于乌克兰危机西方经济制裁以及全球范围内能源价格走低趋势,俄罗斯经济出现较为严重的衰退。在这种情势下,以恢复国家大国地位为目标的俄罗斯外交更加强调务实原则,“双头鹰”外交的实践中越发重视东亚地区,其东亚政策更趋务实,与东亚国家间的关系也更趋紧密。俄罗斯的东亚外交主要由以下几个重点领域:第一,将中俄关系作为东亚政策的重心,同时均衡发展与地区其他国家的关系。2014年中俄关系已经进入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发展新阶段,中俄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近年来,日俄关系也发展迅速,日本正成为俄罗斯在地区的第二大贸易伙伴,东西伯利亚太平洋输油管道以及萨哈林2号等日俄间的能源合作项目也在平稳推进。⑭同时,俄罗斯还积极介入朝核问题的解决,并将发展与东盟的合作作为东亚战略的又一支撑点。第二,积极参与东亚地区合作机制与一体化进程,力争改变在地区合作进程中被边缘化的处境。

日本。进入新世纪,由于地区和日本国内形势的深刻变化,日本积极调整其外交走向与地区战略布局。目前,在东亚,随着中国经济总量超越日本以及奥巴马政府的“再平衡”战略,原有的地区政治经济版图被改写,中国和美国的地位进一步提升。反观日本,经济增长缓慢,旨在通过货币政策扭转颓势的“安倍经济学”成效甚微,与之相应,日本的政治在经济影响下继续相对下降。在这种背景下,日本政治右倾化明显,国内保守派势力不断壮大,安保法案的通过使集体自卫权解禁已经成为现实。政治右倾化促使日本外交更具进攻性,并倾向于同中国争夺地区领导权。以同中国竞争为主轴的东亚战略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继续深化日美同盟,在密切安保领域合作的同时,加入美国主导的TPP;二是积极推广“价值观外交”,通过以意识形态划线的外交战略来孤立中国;三是积极介入南海争端,加强同菲律宾、越南等与中国有领土争端国家的关系。

域内次要角色。探讨东亚地区形成的安全中心与经济中心相分离,竞争与合作并存的二元复合格局的发展态势,除了关注区域主要大国的地区战略与关系互动外,在东亚经济与安全领域具有重要影响的朝鲜半岛国家以及长期主导东亚地区合作的东盟也是需要考察的重要变量。

朝鲜与韩国。朝鲜半岛地理位置特殊,按照布热津斯基在《大棋局》中的论断,“地缘政治支轴国家的重要性不是来自它们的力量与动机,而是来自它们所处的敏感地理位置以及它们潜在的脆弱状态对地缘战略棋手行为造成的影响”。⑮可以说,朝鲜半岛两国按照国土面积和人口规模、经济军事实力都只能在地区扮演次要角色,但由于特殊地理位置及其与大国利益的密切相关性,其在区域格局演进中的地位与作用不可小视。

朝鲜民主主义共和国(朝鲜)方面,作为冷战的“活化石”,在2009年4~5月间和2013年2月进行了第二、三次核试验,已将“核拥有国”写入宪法。金正日病逝至今,尽管面临国际社会的种种猜测,金正恩政权已平稳运行近五年时间。但由于朝鲜政局、政策取向以及军事动向发展的扑朔迷离,朝鲜仍将长期作为影响地区和平的不稳定因素。大韩民国(韩国)方面,2013年2月朴槿惠宣誓就职成为韩国第十八届总统后,以创新型经济、国民幸福与文化昌盛作为其施政的三大目标。为配合上述目标的实现,在对外关系上更加务实,在继续以美韩同盟关系为核心的同时,积极发展中韩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通过构建朝鲜半岛南北信任程序,努力改善朝鲜半岛关系,推动半岛和平进程。⑯

朝鲜半岛两国的战略走向会直接影响东亚地区四个大国之间的关系,进而影响东亚地区的安全格局。同时,中韩经贸关系的发展如果能够带动中日韩三边经济合作的深化并制度化,将会对地区经济格局和安全格局的优化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