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外鱼鹰社的英国轻巡洋舰一书我也翻译过,但由于篇幅和内容原因可能不会在公众号上更新,如果有想看的同学可以去B站搜索专栏“英国轻巡洋舰”就好。

在之前的两篇文章中,我们介绍了英国重巡洋舰的发展、设计、武备和运作。这篇文章将是英国重巡洋舰系列中的最后一篇,为大家整理出各舰在战争期间的服役历程和改装记录,这会反映出她们在战争期间的职责和所面临的威胁。

战争爆发时,“贝里克”号正身处加勒比海,在战争的头6个月里,她在大西洋执行护航船队和猎杀袭击舰的任务。1940年4月,该舰参与了挪威战役,并与本土舰队一起行动直到11月加入了驻扎在直布罗陀的H舰队。在斯帕蒂文托角之战中(1940.11.27)她受了轻伤。随后在圣诞节当天,她于亚速尔群岛附近与德国巡洋舰“希佩尔海军上将”号交战,并再次受损。1941年1月在本土修复完毕后加入本土舰队,并在余下的时光里一直负责北大西洋的护航行动。

1942.7:加装6座单装20mm炮、273、279、283型雷达;拆除四联装机枪和航空设施

1943.10:7座单装20mm炮替换为双联装版本;加装281B、283、285型雷达;拆除279型雷达

(1943年夏,“贝里克”号在福斯湾的罗塞斯船厂进行小规模改装。在这次改装中,她的近程防空炮和雷达得到了加强,拆除了航空设施。)

“康沃尔”号是驻扎在中国站的第5巡洋舰中队的一员,战争开始时,她作为驻扎在锡兰的I舰队的一部分留在了东方。她参与了猎杀“施佩伯爵”号的行动,随后加入南大西洋司令部的麾下。1940年9月她参与了在西非针对维希法国达喀尔港的行动,随后一直留在非洲沿岸猎杀维希法国的残部。1941年初她返回印度洋,1941年5月击沉了德国袭击舰“企鹅”号,日本参战时,她是驻扎在锡兰的东方舰队中的一员,1942年4月5日,她在马尔代夫附近被日机击沉,191名舰员随舰丧生。

战争爆发时,“坎伯兰”号正在南美活动,并且参与到了猎杀“施佩伯爵”号的行动中。但她没能赶上拉普拉塔河口之战。1940年里她在大西洋一直活动,猎杀袭击舰、为船队护航、封锁中立港口。她也参与了针对达喀尔港的行动中,并受了轻伤。1941年初加入本土舰队,接下来的3年时光里一直在大西洋执行护航任务。1944年3月加入东方舰队为航空母舰护航,直到战争结束。

1943.3:加装5座双联装20mm炮、拆除四联装机枪和1座单装20mm炮

(“坎伯兰”号,摄于1942年2月末,此时她服役于本土舰队。前文中深灰色舰体和浅灰色上层建筑的涂装方案自1941年10月起被更加复杂的三灰色涂装取代。)

战争爆发时,“肯特”号处在远东,并且在那里执行猎杀袭击舰的任务一直到1940年1月。此后她在印度洋负责船队护航,1940年6月加入地中海舰队。1940年8月参与了轰击巴蒂亚(译者注:Bardia,位于利比亚的昔兰尼加)的行动,9月被意大利的航空鱼雷击伤,不得不返回本土维修。1941年9月她重返战场,试航后加入本土舰队。此后她一直在北大西洋护航,1945年1月转入封存状态。

1942.10:加装6座单装20mm炮、273型雷达;拆除四联装机枪和航空设施

(“肯特”号,摄于普利茅斯湾,1941年9月,此时她刚刚接受改装。她涂上了浅灰/中灰/深灰/蓝灰色的四色迷彩,这种方案及在其基础上些微变动后的涂装方案一直使用到了1944年。)

战争爆发时,“萨福克”号正从远东返回本土,加入本土舰队。1939年10月至1940年4月间在格陵兰和冰岛间的丹麦海峡巡航,随后参与了挪威战役。1940年4月17日在斯塔万格(Stavanger)附近遭德军飞机重创,返回本土维修。1941年2月她重返战场,仍然负责丹麦海峡的巡航。5月她在“俾斯麦”号著名的突袭行动中跟踪了该舰。她一直在本土舰队活动到1942年12月,随后接受改装。1943年4月她被派往加入东方舰队,一直在印度洋活动直到战争结束。

1940.12:4座单装4吋炮替换为双联装版本;加装4座单装20mm炮、279、284、285型雷达

1942.6:加装4座单装20mm炮、273和281型雷达;拆除四联装机枪和279型雷达

1943.1:加装282型雷达;5座单装20mm炮替换为双联装版本;拆除航空设施

战争爆发时,“德文郡”号处于地中海,但立刻被调回本土舰队。她参与了1940年4月的挪威战役和8月针对维希法国达喀尔港的行动。此后一直在南大西洋活动,直到1941年2月返回本土接受改装。5月她加入了本土舰队并参与到猎杀“俾斯麦”号的行动中。9月她被派往非洲,在那里她表现出色,俘获了一支维希法国船队并击沉了德国袭击舰“亚特兰蒂斯”号。在维吉尼亚州的诺福克接受了为期3个月的改装后(1942.1-1942.3),她回到印度洋加入东方舰队,在那里活动直到1943年4月。1943年6月至1944年3月间她在本土接受改装,战争的最后一年里服役于本土舰队。

1943.12:拆除X炮塔,单装4吋炮替换为双联装版本,加装2座单装20mm炮

1944.1:拆除四联装机枪、6座单装20mm炮和航空设施;加装2座四联装砰砰炮,12座双联装20mm炮、282、283和285型雷达

1944.10:八联装砰砰炮替换为四联装版本;拆除5座双联装20mm炮;加装10座单装20mm炮

(“伦敦”级重巡洋舰“德文郡”号,摄于1942年她在印度洋活动时。1940年初该舰涂上的非正式的双色迷彩此时已经掉色,形成了这种破旧的外观,这种迷彩一直使用到1943年5月。)

战争爆发时,“伦敦”号正在查特汉姆接受大规模改造,直到1941年2月才返回现役。她在大西洋活动,参与了5月(译者注:此处原文有误,写成了4月)搜寻“俾斯麦”号的行动,随后又参与了猎杀“俾斯麦”号的供给舰的行动中。那时由于大规模改造而造成的中止问题已经浮现,她不得不于1941年10月返回本土接受维修。1942年1月她重返战场,加入本土舰队,负责北极护航,1942年12月返回本土接受另一次改装。1943年5月重返战场,加入东方舰队。此后她一直留在远东直到战争结束。

1941.1:拆除单装4吋炮,替换为2座双联装4吋炮;加装279、284和285型雷达

1941.12:拆除四联装机枪;加装8座单装20mm炮、273和282型雷达

(“伦敦”号,摄于1943年5月,此时她刚刚在特恩赛德完成第二次维修,1939-41年间的大规模改造所带来的绝大部分结构上的问题都已得到解决。相比于其他“郡级”重巡洋舰,她的外观有着很大的不同。)

战争爆发时“什罗普郡”号隶属于地中海舰队,但随即被调往大西洋和印度洋海域执行猎杀德国袭击舰的任务,其中就包括“施佩伯爵”号。在南非西蒙斯敦(Simonstown)接受简要改装后,她被用来在大西洋为船队护航,1940年6月返回克莱德赛德接受大规模改装。8月,她返回西蒙斯敦,在接下来的1年里,她在印度洋为船队护航,并为在索马里的登陆行动提供支援。在西蒙斯敦接受另一次简要改装后(1941.3-1941.6),她返回本土接受大规模整修,随后于1943年3月被移交给皇家澳大利亚海军(HMAS Shropshire)。此后的时间里她一直作为皇家澳大利亚海军的一员奋战在远东。

1941.12:拆除8座单装4吋炮,替换为4座双联装4吋炮;加装7座单装20mm炮、273、281、282和285型雷达

1943.5:拆除航空设施、四联装机枪和6座单装20mm炮;加装7座双联装20mm炮

1945.5:加装13座单装40mm博福斯;拆除2座单装20mm炮、5座双联装20mm炮、鱼雷发射管和273型雷达;加装277和293型雷达

在战争爆发后不久,“苏塞克斯”号就被调离地中海舰队,派往南大西洋和印度洋参与猎杀“施佩伯爵”和其他德国袭击舰的行动。1940年3月她返回本土,4月 参与了挪威战役。8月,在发现了机械上的缺陷后,她被送往克莱德班克(Clydebank)接受维修,但9月17日她遭到德军空袭,倾覆在已经注水的干船坞中。其修复工作一直持续到1942年7月,随后她加入本土舰队。11月,在前往远东之前她接受了一次大规模改装,1943年2月启航前往远东。在旅途中她还在大西洋截获了一艘德国油轮。1943年3月至10月间,她在印度洋执行护航任务,1944年3月,在西蒙斯敦接受了改装后,加入了处于锡兰的东方舰队主力中。剩下的时光里她一直在远东活动,其中大部分时间用来支援盟军在荷属东印度群岛的行动。

1942.7:拆除UP防空火箭和四联装机枪;拆除8座单装4吋炮,替换为4座双联装4吋炮;加装2座八联装砰砰炮、10座单装20mm炮、273、281、282和285型雷达

1944.12:拆除X炮塔、15座单装20mm炮和鱼雷发射管;加装4座双联装20mm炮和2座四联装砰砰炮

(这张著名的神风飞机撞击图片就是出自“苏塞克斯”号,但要注意的一点是该舰并没有加装装甲,也就是说撞击的部位只有1英寸厚的装甲。)

战争爆发时,“诺福克”号正在接受改装,但她很快加入本土舰队,帮助封锁丹麦海峡。1940年3月15日,她于斯卡帕湾被德军空袭击伤,前往南方的克莱德赛(Clydeside)接受维修。6月她重返舰队,与北方巡逻队一起继续封锁行动。12月,她被派往南大西洋参与猎杀“舍尔海军上将”号和“鸬鹚”号的行动中。自1941年2月起,她被用于护航,但于5月重新加入本土舰队,在当月晚些时候“俾斯麦”号出击时她正好位于丹麦海峡。在丹麦海峡之战后,她尾随“俾斯麦”号,直到5月27日“俾斯麦”号最终被击沉。1941年7月至9月间她在特恩赛德(Tyneside)接受改装,随后重返本土舰队,并为北极航线护航。她参加了灾难性的PQ17护航行动,除了1942年10月护送美军到北非的短暂行动外,在1942至1943年间她一直在北极海域活动。1943年12月她参与了对阵“沙恩霍斯特”号的北角海战,战斗中她被命中2次。在特恩赛德接受维修后(此时拆除了X炮塔),她重回本土舰队直至战争结束。

1941.8:拆除UP防空火箭和四联装机枪;加装6座单装20mm炮、273、281、284和285型雷达

1944.11:拆除X炮塔、2座单装20mm炮和285型雷达;2座八联装砰砰炮替换为6座四联装砰砰炮;加装11座双联装20mm炮、274、277、282、283和293型雷达

战争爆发时,“多塞特郡”号处于中国站,但她随后被派往西边进入印度洋执行猎杀德国袭击舰的任务,其中就包括“施佩伯爵”号。1940年1月她护送受伤的“埃克塞特”号从福克兰群岛返回本土,随后返回南美洲海域继续执行猎杀任务。在5月于西蒙斯敦接受改装后,她返回本土接受了另一次改装,随后加入了进攻西非达喀尔港的英军舰队。在印度洋短暂停留为索马里的盟军部队提供支援后,她继续以南非为基地在南大西洋执行巡逻任务。1940年12月至1941年4月间她在非洲西海岸执行护航任务,在5月被派往参与猎杀“俾斯麦”号的行动。她用鱼雷击沉了已遭重创的“俾斯麦”号,虽然那时“俾斯麦”号的舰员已经打开通海阀,而“多塞特郡”号可能只是送她快些上路。此后她又回到非洲保护贸易,护送船队穿过印度洋。1942年2月她抵达锡兰加入东方舰队,在科伦坡接受了简要的改装。1942年4月5日她和“康沃尔”号在马尔代夫附近被日军舰载机击沉,234名舰员在攻击中阵亡。

( “多塞特郡”号,摄于斯卡帕湾的锚地,1941年8月。“贝里克”号正停泊在她的左侧。在1941-42年间她涂上了这种简单的中灰和浅灰双色破坏性涂装方案。)

战争爆发时,“约克”号正在前往新斯科舍省哈利法克斯(Halifax, Nova Scotia)的途中,在为一支船队提供护航后,她被用于猎杀加勒比海和西大西洋里的德国袭击舰。12月,她护送另一只船队回到英国,并在利物浦接受改装直到1940年1月。随后她加入本土舰队,4月参与了挪威战役。此后一直在北方水域活动,8月调往地中海舰队。10月13日,她在希腊海域参与行动,击沉了1艘意大利驱逐舰,11月为海军航空兵攻击塔兰托(Taranto)提供掩护。此后的几个月里她一直在东地中海活动,为从亚历山大港至马耳他和希腊的船队护航。1941年3月初,她被派往克里特岛的苏打湾(Suda Bay),3月26日遭意大利爆炸快艇重创。她不得不在浅水区搁浅,并一直呆在那里,5月18日她在一次空袭中被炸毁。最终,当5月22日英军撤离克里特岛时,“约克”号被爆破。

(这是一幅意大利宣传海报,展示了1941年3月26日,MTM爆炸快艇成功地攻击了克里特岛苏达湾里的“约克”号。这名勇敢的驾驶员在撞上目标前几秒弃船逃生。)

战争爆发时,“埃克塞特”号正在南美洲大西洋沿岸巡航,她得到命令加入G舰队,猎杀南美水域的德国袭击舰。8月13日,她在拉普拉塔河口之战中扮演了主要角色,她和“阿贾克斯”、“阿基里斯”号巡洋舰一同将德舰逼入中立港口蒙得维的亚(Montevideo)。她在战斗中严重受损,并且付出了巨大的代价——63人阵亡、23人受伤。在福克兰群岛(Falklands)临时修理后,她返回格斯波特(Gosport)接受大规模改装(1940.3-1941.3)。5月,她在大西洋和印度洋护送船队,但日本的参战使得她不得不被调至新加坡。1942年1月加入ABDA(美英荷澳四国联合司令部,American-British-Dutch-Australian Command)舰队,负责保卫荷属东印度群岛。但2月27日,ABDA舰队在爪哇海海战中与日军巡洋舰队交战并被击败,“埃克塞特”号在战斗中被重创,并试图返回科伦坡维修。3月1日,她被日军舰队拦截并用舰炮和鱼雷击沉,54人丧生,651人被俘。

1940.3:4座单装4吋炮替换为双联装版本、2座单装2-pdrs炮替换为2座八联装砰砰炮;加装2座单装20mm炮和279型雷达

(在1940年的绝大部分时间里,“埃克塞特”号都在德文波特接受大规模改装,她的单装4吋炮被替换为双联装版本,两具弹射器被一具更大的弹射器所取代,此外还加装了雷达。这张照片摄于1941年5月,在她重返战场前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