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7月28日,美国商务部公布该国第二季度GDP按年率计算下滑0.9%。这是继一季度美国GDP下滑1.6%之后,连续出现负增长,也与此前经济学家做出的0.5%正增长的预测相去甚远。虽然拜登政府极力否认美国经济陷入衰退的说法,但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评估标准,连续两个季度的数据已说明经济呈现出技术性衰退,而这也反映在包括影视产业在内的社会经济活动的方方面面。

近日,美国查普曼大学电影与媒体艺术学院院长史蒂芬·加洛韦(Stephen Galloway)在接受媒体访问时便悲观地表示,“好莱坞注定会遭受严重打击,Netflix股价还会下跌,用户会大规模缩水,大家都要节约开支,经济衰退已经开始了。”

美国斐石律师事务所(Fieldfisher)国际娱乐部主管史蒂芬·萨尔兹曼(Stephen Saltzman)显然也同意这样的观点。“之前那种影视行业遍地都是热钱,怎么花都花不完的感觉,如今已荡然无存了。”萨尔兹曼表示,“而且在用户那边,我相信也会迎来一波流媒体平台的退订潮和尽量少出门看电影的趋势,不是什么效果大片的话,就不用专门去电影院看了。”

有统计表明,整个2022年,美国各大流媒体平台合计将花费超过450亿美元制作影视内容,也难怪会有分析师惊叹:“有谁能看得了那么多内容?又有谁会为这些买单?”

早先出炉的Netflix季报显示,今年四月至六月,全球范围内又有超过一百万用户,选择与这家流媒体平台告别。而上周又有Roku和环球影业旗下的Peacock+流媒体平台也都发布了第二季季报,新增客户数皆不理想。

春江水暖鸭先知,好莱坞大环境的变化,身处第一线的演员自然最有体会。今年24岁的女演员西德尼·斯威尼(Sydney Sweeney)就在上周接受《好莱坞记者》杂志采访时大倒苦水,说自己赚得实在太少了。这几年里,斯威尼先后参演了《好莱坞往事》《白莲花度假村》等话题作品,还出演了HBO热门美剧《亢奋》,电视、网络和平媒上也总能看到她接演的奢侈品广告,在外人的印象中,这样的好莱坞当家小花理应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如果我现在决定要休息半年的话,就会失去收入,根本就负担不了这半年的生活。我也没人可以去求助,没人帮我付账单。”她表示,“现在的演员片酬,早已不是过去那样了,而且现在又是以网剧为主,所以也就不存在重播时演员的二次提成。再加上,我的所有收入,还得给律师5个百分点,给经纪公司10个百分点,再给我的商业运营经理3个百分点什么的;然后每个月还要给宣传团队发薪水,光是这笔钱,就比我买房子的按揭都要多。说穿了,光靠演戏的片酬,我根本就没法在洛杉矶生活下去,所以接各种广告代言,也是生活所迫。”

西德尼·斯威尼1997年9月出生在华盛顿州,母亲是律师,父亲则从事医疗行业。13岁时,为满足她的演员梦想,父母离开老家,带着她和弟弟,举家迁居洛杉矶,也因此有过全家四口只能蜗居一室户甚至是汽车旅馆的拮据体验。如今,靠着足够的天资和努力,去年她已在洛杉矶通过按揭买下价值300万美元的豪宅,与在芝加哥开餐厅的男友也关系稳定,据说已经订婚,但这一路走来的艰辛,她也从不讳言。“搬来洛杉矶之后,父母亲的婚姻关系也因为生活上的不适变差了。我原本总是希望自己将来赚到足够钱了,就可以帮他们重新把房子买回来,可以让他们重归于好。但到了我十八岁的时候,名下的存折还是只有800美元,父母亲的关系也没有和好,我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文章一经发布,便引来社交媒体上众说纷纭。同情斯威尼处境的固然也有,但更多的还是各种揶揄和挖苦。毕竟,24岁便能买下300万美元豪宅的人,全美国又有多少呢?随着通货膨胀的加剧,为了节约开支,普通人别说没法休息半年,就是已经订好的每月十几美元的网络娱乐享受,也有可能说砍掉就砍掉。

不单单是美国,大洋彼岸的情形也好不到哪去。据上周英国官方公布,该国通胀率已达到9.4%,创下40年来的新高;专家更预测,到今年十月,英国通胀率还会继续飙升至12%。英国《卫报》就此问题作了广泛的民意调查,不少受访者都表示,随着物价飞涨,自己不得不开始考虑尽可能避免不必要的开支,而相对衣食住行柴米油盐,各种流媒体平台就难免首当其冲了。

71岁的布里斯托尔人凯特表示,自己前不久刚退订了Netflix,“下一步就是亚马逊了”。但她也表示,到了秋季,很可能又会重新成为Netflix订户,“如果到时有什么很值得一看的节目的话”。至于最近,反正家里已经订了英国BBC iplayer和ITV的服务,那上面的节目就够她看了。

同样属于银发族的肯特郡退休工人泰德·卡德维尔则表示,自己前不久已经退掉了Netflix和亚马逊的服务。“看看现在的物价,再加上我们的退休金又没涨,不退订的话,那才是疯了。”不过,爱看各种影视节目的他倒是向Netflix提出建议,希望这些流媒体服务商可以考虑为他们这些有足够空闲时间的银发族提供打折优惠,说不定还能就此开发出新的一片市场来。

来自剑桥的41岁工程师约翰的做法,或许在如今的流媒体市场中颇具代表性。“我和妻子决定了,如果哪个平台上近期没有我们想看的节目,那就先选择退订。等到什么时候有好节目上线了,到时候再重新订阅也很方便,这么做确实能省下不必要的支出。之前我们已经退订了Netflix,但最近因为要看《怪奇物语》的最新一季又重新加入了。”重新成为用户之后,夫妇俩用两个月时间,追完了计划中所有想看的剧集和电影,“然后我们又把Netflix给退了,再加入Disney+,因为我有些《星球大战》电影想要重温一遍,不过我这几天已经在考虑下个月就要把Disney+也退掉。主要还是时间也有限,我们夫妇俩都要上班,家里还有两个小孩要照顾,没那么多时间去追新剧。”

显而易见,假如经济衰退的周期拉长,流媒体平台必将迎来又一波的退订潮,还没有彻底从疫情中恢复的票房市场恐怕也难免受到新的冲击,届时像西德尼·斯威尼这样抱怨收入问题的演员,恐怕也会越来越多。(澎湃新闻记者程晓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